首页 > 历史神话 > 穿越推荐
书荒求小说《穿书后,我抱错大腿了》白琯邱睢完结版精彩试读

书荒求小说《穿书后,我抱错大腿了》白琯邱睢完结版精彩试读

穿书后,我抱错大腿了
热门新书《穿书后,我抱错大腿了》由著名作者凌又年著作的都市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琯邱睢,书中主要塑造的白琯邱睢形象也深得人心,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凌又年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荐。对此一无所知的白琯把树枝子码整齐后,擦了擦额头的汗,看着眼前足够用上一阵的柴火,忍不住笑出了声。
作者:凌又年 更新时间:2022-09-23 18:00:01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他捏紧手里的金疮药,折回来要问的话也没问,便冷着脸转身走了。

上一世遭遇太过坎坷,生命最后的那几年,他甚至对整个人世都抱有极大的怀疑和敌意,重生后更是坚定了要做一个冷血无情的人,是以,他并不知道,在他不解和愤怒里,还夹杂着一缕名为感动的情绪。

虽然很细微,但对于邱睢而言,已经是极大的心绪变化。

对此一无所知的白琯把树枝子码整齐后,擦了擦额头的汗,看着眼前足够用上一阵的柴火,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下总算不用再担心过冬了。

虽然今日只挣了半吊钱,但这只是开头,贺掌柜明显对她写的故事很感兴趣,她脑子里故事多的是,钱只会越来越多。

今日就先歇歇,明日再开始构思新故事,争取后日再去找贺掌柜交易。

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捡了这么会儿的树枝子,激动的情绪已然冷静下来,她这才去打水洗漱睡觉。

这一夜是白琯自穿到这个世界以来,睡得最安稳最香甜最美滋滋的一夜。

连黑甜梦乡里都是花不完的钱,吃不完的羊肉粉和肉包子。

做了一夜的美梦,第二日清晨醒来时,她嘴角都还带着笑。

从床上坐起来,先抱着被子笑了会儿,这才起床洗漱做早饭。

今日有肉包子,便可以不用煮那么多栗子了。

用洗干净的树枝做了个简易的篦子,把肉包子放上去后架在煮栗子的锅上,用热气把包子蒸一下。

虽然在外人看还是很简朴,但白琯对这顿饭已经很满意了。

等明日再卖一本,她就买半只烧鸡,再买一点米回来,可以煮鸡丝粥喝。

光想想,就干劲十足。

她飞快吃完了早饭,收拾了锅碗,便开始构思新故事。

上本是人和妖精的爱情故事。

这本,她打算写神仙和凡人的爱情故事。

从古至今,这两种题材可是经久不衰,说白了普罗大众就是好这口,哪怕明明已经有那么多神仙凡人相恋的故事了,新的故事写出来,只要新颖,还是有人愿意听愿意看。

白琯没怎么费力便把故事主线捋顺了。

有了主线,再往里面添加各种狗血情节就是,越虐心虐肺,越缠绵绯色,越好!

正一边构思着,一边拿着树枝子在院子里地上写写画画,听到外面突然嘈杂起来。

白琯朝外面看了一眼,并没有太关注,继续构思她的故事,就听嘈杂声越演越烈。

出事了?

白琯犹豫了片刻,便放下手里的树枝子朝外走。

她还是去看看情况好了,好不容易在小可怜男主那儿挂上了号,刷起了好感,光明的未来在等着她呢,可不能因为将军府的作孽属性给她搞没了。

她住的偏,相当长一段路上是没有人的,但听声音就知道,定是发生了大事。

哪怕是上次白瑛落水,满将军府搜查可疑之人,也不曾像今日这般嘈杂。

嘈杂得有些吵了,白琯还听到有人语气惊恐的说害怕吓人什么的。

能让下人如此反应,难不成是她那个便宜爹出事了?

按理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书里,这个时候,男主正卧薪尝胆韬光养晦,正是将军府最风光的时候,她那个便宜爹能出什么事?

之前我就觉得将军府像是中邪了一样,你们都没发现么?

一个脸色有些白的小厮,小声嘀嘀咕咕:今日又这样,果然是中邪了!

中邪?

白琯眉心动了动,十分不解,中什么邪?什么中邪?谁中邪了?

几个脸色惨白瑟瑟发抖围在一起的小丫鬟连连点头应和那小厮:太吓人了!都提着剑要杀老夫人呢!还好大将军今日陪老夫人用早饭,抢下了剑……

白琯:——!

刺杀老夫人!

怪不得呢!

白灝可是最孝顺,最敬重老夫人的,竟然刺杀老夫人,那他不得暴怒啊。

她就说今日将军府怎么这样嘈杂……

不对啊。

白琯转念一想,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老夫人被刺,不该满府戒备么?怎么丫鬟小厮嘈杂一团?

我听老夫人院子里的小翠说,脸都是青白的,还发黑,两眼直愣愣的,吓死人了!

大小姐还有救么?

大将军已经让人拿了名帖去请云山寺的圆觉主持了,这会儿应该快回来了……

大小姐这样子真的是被什么邪东西附体了罢?

那肯定啊!都这个样子了,还不是中邪?

白琯听了不是很详尽,但信息一整合,她也已经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

白瑛中邪了。

具体怎么个情况,这些丫鬟小厮都是外头使唤的,不在里面伺候,并不清楚当时的情形,是以白琯也想象不出,但白瑛提着剑要杀老夫人被白将军拦下,又被捆了手脚塞了口押进屋里等本朝国寺云山寺最德高望重的圆觉大师来作法,这整件事的大脉络,她还是弄清楚了的。

看着丫鬟小厮们神情惶恐紧张不安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白琯很想笑。

中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