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神话 > 完结都市
娃爹竟是死对头完整未删减版

娃爹竟是死对头完整未删减版

娃爹竟是死对头
温宁宁的小说《娃爹竟是死对头》只看名字就知道非常好看,故事发展高潮迭起,《娃爹竟是死对头》是一部现代言情小说,温宁宁的良心之作,大大笔下的真的是让人又迷恋又心疼,主角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路,一起来看现代言情小说《娃爹竟是死对头》吧。男人清冷地走到门口,还没打开门,门外却有一道妇人激动的声音,“臭小子你今夜敢出来我死给你看!”紧接着房门上锁了!温宁有些茫然,&ldq
作者:温宁宁 更新时间:2022-09-23 17:11:40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6章

第6章

云萍和温思柔猛地摔倒进去。

一抬头,她们都懵了,傻眼看着那两个被绑在椅子上,关键部位插着银针的男人!

“别动哦,一不小心废了。”温宁狡黠一笑,她扭头拿起肉汤就泼向那对母女!

“啊!”云萍和温思柔的脸上糊満了汁水!

温宁打开书房的后门,后门有楼梯,两只她以前豢养的牧犬冲了上来。他们凶悍,且只听温宁的话。

“乖。去喝汤!”温宁勾笑。

牧犬把温思柔和云萍围住,露出尖牙!

“温宁你干什么?”见诡计败露,云萍脸漏阴狠。

温宁拿起那把水果刀,擦掉上面自己的指纹,她朝温思柔逼过去,杏眸冷如刀,“我猜,故意让我留下指纹,你往身上弄点血,我就成了绑架后精神失常杀继妹的恶女,我还在家里婬乱股东,明天我赤身果体的照片会铺满新闻吧?”

温思柔脸上白了好几层,被狗舔着肉汤,她不敢说话!

温宁的杏眸一眯,带上手套拿刀就朝温思柔的手掌划下去。

“啊!温宁你这贱人你居然敢伤我!”

“是啊,我还让你找不到证据抓我坐牢呢,妹妹。”温宁贴着她的脸狠笑,把刀子一扔,没有任何指纹。

她转身收起银针,两个男股东立刻站起身想逃。

“李总刘总,你们给我抓住她,怎么玩死她都没事!”云萍恨极了。

男股东望着牧犬都害怕,气怨道,“温夫人你怎么办事的,这笔账我们会记住你!”

他们很快跑下楼了。

温宁收起针包,让两只牧犬下去,看着云萍和脸色铁青的温思柔,她幽幽诡笑,“阿姨,是不是以前的温宁太乖顺给你们卖命了,想踩就踩,想骗就骗,导致你这战斗力也如弱智般下降?”

云萍给气得半死。

温宁讽刺道,“好好反省,敌人涅槃了,你也不能光丢脸啊!”

云萍差点吐出血,狠戾冷笑,“你伤了思柔还想抬脚走人?来保镖,给我把她打死!”

楼底下大门口的保镖全部冲了上来,七八个,彪形壮汉。

温宁的瞳仁微微一凉,这要突围恐怕不容易。

云萍冷笑,“知道怕了?给我上,扒光她的衣服让她跑不掉!”

保镖冲上来的那一刻,温宁摸向她的针包,狠狠眯眼。

突然,保镖抓她的手臂猛地咔嚓一声,断掉了!

温宁蓦地扭头,不知道从哪冲进来两个年轻西装男!

他们动作很快,拉住那几个保镖,三下五除二就全部干倒在地!

“你们是谁?怎么闯进我家的?”云萍又惊又震,愤怒地想上前抓住温宁。

其中一个男人凶煞把她挥开,云萍直接倒在地上,温思柔大叫。

“您先请。”男子侧头对温宁指路。

温宁不敢多留,立刻跟着他们下楼了。

黄昏的温家大宅下面,停着一辆豪车,不是早晨的宾利,可温宁一眼就看到车后座挺拔凌厉的男人,他戴着面具。

温宁脑子嗡的,很意外的翘唇,“先生......你怎么来了?”

男人看了眼她,反问道,“如果我不及时赶到,你打算怎么保护你的肚子?”

他浑然天成的威慑让温宁立刻笑不出来了,她抿着樱唇低下头。

车门被他伸手打开,温宁默默地爬上去。

男人扫视她的动作,和那天晚上爬他车一模一样,小猫似的又弱又魅惑。

此时温宅二楼,温海已经现身,温思柔不甘地跑到窗口怨毒眺望,看到楼下的豪车,她一惊!

温宁死中求生难道还傍了一个男人?!

可后座的男人戴着面具,车也不是顶级豪车。

温思柔眼珠子一转,不屑的嗤笑,扭头对爸妈告状,“姐姐真够贱的,肯定是逃跑途中勾搭了二流子,她找了两个混混当帮手!”

云萍一看,车牌号都没有,取笑道,“堂堂大小姐沦落到和几个土匪装腔作势。”

温海不满地很,“你们两个住嘴,信誓旦旦说能送她去坐牢,结果呢?”

温思柔和云萍脸色很难看。

温海眯眼,“她以前是被许逸迷惑住了,我早就过说她不好对付,思柔她比你强很多,现在被我们打醒了!”

温思柔嫉妒的攥紧手,低头,看到许逸的车开进来,他怔怔的盯着温宁的车开走。

-

黄昏的几缕光落在男人深邃的轮廓上,温宁有种错觉,他会不会是个令人惊艳的美男子?

迅速看了他一眼,她觉得应该道谢,“先生,刚才谢谢你来救我!”

“......”

他交叠着长腿,淡漠审阅文件,浑身疏冷。

温宁陷入尴尬。

过了一秒,

男人居然淡淡开口了,“就嘴皮子上感谢?”

温宁看过去时,他也正好瞥来,光线暗他的眼睛就更加漆黑狭长,不可揣度。

温宁不懂他的意思?

前排的助理笑了,“少奶奶,女人向男人道谢的方式无非就那几种~”

温宁眨眨杏眸,有点儿明白了。

“先生,您说对不对?”下属瞧着老板的心情似乎不错。

一派严肃的男人看了眼女人的小嘴,居然也回应了,“恩。”

温宁被他的目光弄得无语,看她的嘴干嘛?

难道还要她…亲一下他才算谢谢吗?

温宁耳朵微红,下意识就捂住粉唇,脱口而出,

“这个不行......”

男人看着她的动作,低低勾唇,“哪个不行?”

“......”温宁觉得他是不是忙完了在放松,有点坏!

瞧着快把自己挤近车门的小女人,他勾唇闭上眼。

温宁无法忽视车内他强大的存在感,平复心跳,正好手机来短信了,她低头看,眼神却蓦地一冷。

许逸:温宁他们说你傍上了二流子,车里面那个面具丑八怪是谁?

你是不是在山野村里和他们都睡了?

宁宁你是我的!我没有真的想你死......

温宁冷冷的看着,心口仿佛在滴血。她垂死绝望的时候他弃如敝履,一旦她身边有了男人,他倒是敢来质问!

比起温家人,温宁觉得许逸更令人可恨。

呼吸冷颤,她想关机,温思柔挑衅的短信又来:“温宁你这种破鞋也就能勾搭个混混,姐夫刚才说结婚后瑞天公司他全部给我和宝宝,你听到要气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