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神话 > 浪漫言情
现在火的小说偏执九爷是舔狗金晚墨祁安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现在火的小说偏执九爷是舔狗金晚墨祁安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偏执九爷是舔狗
一些网友对《偏执九爷是舔狗》很感兴趣,其实,它的作者是南州有橙,作为一名实力派,南州有橙成功刻画金晚墨祁安形象,令小说看点成倍增加,小说文笔绝佳,剧情栩栩如生,值得推荐。,眼底内疚一闪而过。墨祁安将少女再放回床上,那晚夜色昏暗,他并不知道她长什么样,没想到,她竟生得这样合他心意。虽然想念那晚销魂蚀骨的滋味,
作者:南州有橙 更新时间:2022-09-23 17:10:47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4章

第4章

墨祁安强大气息逼得余彤姝后退,他拉了她一把,而余彤姝却顺势抱住墨祁安的胳膊,将头依偎过去,温柔娇弱道:

“九爷,那晚我救你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你的身份,从没奢求做好事有回报。所以,你会娶我,真的让我很意外。九爷,我以后会努力学习如何成为您的太太,绝不丢你的脸。”

墨祁安从头到脚都异常难受,浑身都在抗拒,但又不得不克制推开她。

“身上伤都好了?”墨祁安问。

余彤姝以为墨祁安是关心她,笑着点点头。

“不疼了。”

墨祁安眸色渐深,“一点痕迹都没有,你好得挺快。”

余彤姝猛然一慌:他在怀疑她?

她赶紧扯开胸口,“九爷,露出的地方我当然要用化妆品遮盖了。可实际上,身上......”

余彤姝故意停顿,又慌又小心的试探。

墨祁安快扫了眼,确实又一片暗青色还在。只是,她此刻这个动作,未免太过刻意,大半胸脯都露了出来。

墨祁安不再试探,丢了句,“我说过会娶你,就不会食言。”

墨祁安客客气气对余家父母打了声招呼,直接就走了。

墨老爷子打着圆场,一通客气应对后,离开余家。

车上,老爷子再次确认道:“真想好了?十一国假很快了。我说你犯不着因为一次人情,赔上一辈子幸福,就不怕以后遇到个喜欢的?”

喜欢的?墨祁安不认为会有那么个人出现。

墨祁安坚定道:“做人要信守承诺,您别再游说了。”

墨老爷子哪里管得了这个儿子?

“随你,你的事,你自己做主。”

老爷子只希望以后,别闹得太难看,余家这个丫头啊,当不得大任。

夏天的阵雨说来就来,不过片刻,豆大的雨点就密密麻麻落了下来。

车子从余家开出去,一路往南,窗外雨越来越大,路上车堵了一路。

墨祁安转头看出去,雾蒙蒙的雨天里,一个穿着牛仔裤白T的女孩紧贴公交站牌避雨。

是她?

女孩气质干净出尘,眼神几分茫然的看着前方,身材娇小纤细,几丝长发被雨浸湿,黏在脸上。

昨夜她是摄人心魂的小野猫,那么此刻,她更像未经世事的娇小姐。

墨祁安收回目光,压下心底莫名的烦。

她是看起来清纯干净,还是本来是单纯的,只是遇到陈炼才误入歧途?

车开动时,墨祁安快速再看向窗外。

她身边,放着行李箱。

墨祁安一瞬皱了眉,他快速理了理昨夜的事。难道,是因为昨夜没完成“任务”,被她干爹赶了出来?

很快,墨祁安意识到自己的失控,警告自己,何必在乎一个那样的女人?

墨家车队随着车流走远。

......

公交站牌下,金晚看看自己卡里的钱,愁眉不展。

酒店是绝对住不起的,如果姑姑不给学费,她还得想办法凑学费。

倾盆大雨冲刷着整个世界,金晚无力的用头轻轻撞着站牌。

走投无路,她到底还是拨通了那个电话。

不过二十分钟,一辆黑色小车停在路边。从车上撑伞走下来个身量修长的绝美少年。

清亮的声音响起,“晚晚,快上车。”

少年将金晚送上车后,又赶紧把她的行李箱放进后座。

金晚心底长长叹气,电话是她自己打的,先接受他的帮助吧,以后有能力了再还。

他叫墨非,高她两届的学长,有粉丝群那种学霸加校草。他对她,一直格外关照。

墨非知道她考上洲际大学,一直主动联系她,让她有事找他,毕竟是西江“老乡”,相互照应。

墨非拉上车门,然后说:“你刚到洲际吗?应该早点联系我,我在学校旁边有个工作室,如果你没地方去,暂时去那住?”

金晚沉默片刻,点点头,“嗯,谢谢学长。”

墨非带金晚去了洲际大学的学生街,他在学生街开了一家极限探案推理馆,他把推理馆最里的房间留给金晚。

“你可以一直住这里,如果心里难安,就兼职做前台,帮我守店。现在暑假,前台没招到合适的人。嗯,我会付你工资。”

金晚错愕的望着墨非,有些感动:“可以吗?”

他一次性解决了她的住处和生计两个大问题,这令她有点惶恐,有点不安。

墨非笑道:“当然可以。”

金晚点点头,清澈的目光真诚道:“学长,谢谢你。等我有钱了,就报答你。”

“那不用。”

墨非笑得阳光,眼神清澈。他忽然话锋一转,“如果你想报答我,不如过几天陪我去个地方。”

“好。”金晚立马点头。

墨非好笑的问:“答应这么快,不怕我把你卖了?”

“你不会。”金晚腼腆的说。

墨非担心金晚跟他独处尴尬,所以找借口先走了,走时特地叮嘱:“如果你晚上睡觉害怕,就开着灯。”

金晚心底一瞬间被温暖到,泪光盈满眼眶,轻轻点头。

目送墨非离开后,她锁好店门,躲进最里面的房间里。

大雨仍然在下,没人知道墨祁安独自开车去了公交站牌。没找到那个人,又沿着周围绕了两圈,最终才离开。

*

洲际的九月,空气里都是淡淡的桂花香。

金晚也在桂花的香气治愈下,逐渐忘记那场不堪的遭遇,不再像最初那样,每晚都被噩梦惊醒,也逐步开始适应她的大学生活。

她之前答应过墨非,要陪他去个地方。而今天到了现场,她才后悔没多问一句。

因为,这是墨家的家宴。

这衣香鬓影、处处彰显着华贵高级的私宴中,金晚一身牛仔裤加白T,实在格格不入。若不是墨非领着,真会被当成来砸场子的。

金晚局促的站着不动,墨非安抚她说:

“今天的宴会,其实是我家一位叔叔向族人宣布订婚的消息,我只是来露个脸。”

金晚尴尬的笑笑,这场面,不是一般富贵人家的家宴呀,现在临阵脱逃也晚了。

“可我来,不合适吧?”

墨非冲她一笑,凑近她小声说:“我也是凑数的。”

就在此时,周围人群自动让开路,分立两旁。

宴会厅门口,一个森冷霸气的男人,被众人簇拥着大步走来。

墨非连忙拉着金晚往旁边站开。

随着那位众星捧月的人物走近,金晚明显感受到迫人的气息,快速看了眼,赶忙垂低了头。

强势迫人的气息逼近,众目睽睽下,男人在墨非和金晚跟前驻足。

他侧目,目光扫过墨非,落在金晚身上。

这个女人,她怎么出现在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