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神话 > 远古神话
求好看的小说最是心动少年时免费版在线阅读

求好看的小说最是心动少年时免费版在线阅读

最是心动少年时
这部小说《最是心动少年时》小编极力向大家推荐,不管是内容还是主角林显简易设定都非常吸引人,而且作者浩瀚的文笔很好,剧情通俗易懂,跌宕起伏,值得推荐。林显的手里零零碎碎有五六万,但是她不能什么都跟林旭冉说。林旭......
作者:浩瀚 更新时间:2022-09-23 15:30:1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林显的手里零零碎碎有五六万,但是她不能什么都跟林旭冉说。
  林旭冉有私心,她也有。
初来乍到林显不得不依附林旭冉,不代表她会永远依附。
“你这点钱也只够上个职高!”林旭冉怒极反笑,单手插兜,“两万块就把你送过来了,大哥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这一整个月,林显经历了太多人间冷暖。
林显的手心刺痛,站起来,笑着看林旭冉,“小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买这套房子的时候我家出了一半的钱对么?”
林旭冉脸色顿变,语气锐利,“你什么意思?”
林显抬起下巴,脊背挺得笔直,她脸上的笑依旧保持着,“我没什么意思,我也没要求多好的学校,能读就行。我不会让小叔家出钱,两万块进一般的学校还是够的吧?”
林旭冉盯着林显,目光阴沉。
“行,话是你说的。”林旭冉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大步往外面走,“这是你的决定,可别出去说叔叔一家不给你办事。”
林显松开手指,微微眯了眼。林旭冉甩上大门,转身走了。
林显又坐下,想喝水,看看桌子上的杯子嫌脏。
“寄人篱下还能这么硬气,牛逼。”林显猛地抬头看到林珈彦嘴角明显的嘲讽,他把脚踩在茶桌上,身子后仰靠着沙发打游戏,一心两用的讽刺林显,“大堂姐,你家都破产了,我很好奇你到底哪里来的底气敢这么跟我爸说话?”
林显抿了抿嘴唇,“有的人穷是暂时的,有的人穷——那是永远,一辈子。”
林显很少和人这么吵架,她的手指都在发抖,起身转头就往房间走。
身后林珈彦刺耳的笑声,“你说你自己么?倒也是,你家这次确实不太容易翻身,你可能要穷一辈子了。”
林显了房间狠狠甩上卧室门,她坐在床上把脸埋在手心深吸一口气。狭小的房间散发着不知名气味,很长时间,林显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一方窗户。
妈妈还能回来么?
林显干巴巴在房间里坐了半个小时,胃里已经开始抽搐着疼,林显回神拿了件牛仔外套穿上把钱包装进去,出了房间门。
客厅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林显拉开门走出去。混合着泥土腥味的潮湿空气扑面而来,雨已经停了,果然是有些冷,林显裹紧了牛仔外套。
林显在小区附近的面包店买了个三明治,坐在路边咬,她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这个陌生的城市,她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
突然尖锐的哨声穿透空气落入耳中,林显拆开一盒酸奶,目光所及一群骑着机车的少年疾驰而来。
速度极快,林显咽下一大口酸奶,瞪大眼有着震惊。
这十八线城市就是好,可以这么光明正大地玩摩托车。
  林显舔过嘴角的酸奶,机车转眼不见了影踪。
  h市是临海城市,他们的小区离环海路很近。
林显喝完一瓶酸奶,车队再次呼啸而至。林显扔了饮料瓶子,机车在路边停下,一群年轻男孩拎着头盔过来买水。
林显看他们的车,微眯了眼,为首的是一辆黑色h2r。
这款车她垂涎了很久,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入手。一是价格问题,确实偏贵。二是母亲一心一意想把她培养成淑女,坚决不允许林显玩这种车。
这样的车竟然在这种十八线城市见到了,林显很意外。她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微信发给刘岩,图片刚发送过去就听到身后一个吃小声。
“易哥,有人拍你的车。”
林显握着手机回头看过去,就对上个男生冷厉的黑眸。他站在几个少年中间,凤眸上扬透着不羁。他看着林显,拧开水瓶喝了一大口,有水从他的下巴滑落,他抬手擦掉,翘起嘴角露出个邪笑,随即竖起了中指。
短暂的沉默,林显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脖子,尴尬到极致倒没什么感觉了。“车不错,人不怎么样。”
“你说什么?”他敛起了笑,目光冷下去。
林显笑了起来,眉眼弯弯,“我说,你配不上这辆车。”
他扔了水大步就朝林显走过来,跟着他的小弟手忙脚乱地接过水瓶,也追了上来,“易哥。”
林显扬眉,对他的气势汹汹似乎没放在眼里,往前走了两步,指了指车,“比一局怎么样?”
林显横得太招摇,易泽源倒是顿住了。
“输了叫爸爸。”林显不想跟他打架,这个人比她高很多,林显不一定能打得过。但是她现在需要发泄,她快憋死了。
“谁给你比啊?”旁边的小弟吼了一声,指着林显,“你会骑车么?”
林显抬起下巴,挑衅,“不敢么?”
穷横到她这种地步也没谁了,易泽源活动脖子,指着林显,“你——很不怕死!”
越过林显就走,林显扬起声音,“不敢比啊?怕叫我爸爸。”
“比。”易泽源结果朋友扔过来的安全帽戴上,抬腿跨上了车,回头直视林显,“我怕你哭!”
他的其他朋友哄笑起来,林显脸上有赫然,不过很快就压下去,“谁哭还不一定呢,借个车行么?”
“小白把车钥匙给她。”易泽源偏头示意。
“啊?真的要跟她比啊?她一个女生——”
“别废话,把钥匙给她。”
叫小白的就是刚刚跟在易泽源身边鞍前马后的男生,他不情不愿地把车钥匙扔给林显,林显接过,“哪辆?”
小白指了指红色机车,牌子很普通,价格也很亲民。
“谢谢。”
林显跨上车,易泽源已经戴上了头盔,林显回头看他,“怎么比?”
易泽源瞬间就摘掉了帽子,“怎么比你都不知道来装什么?”
“我对h市不熟,你告诉我大概规则。”
“走环海路到平阳路口停。”
林显迅速拿出手机翻看地图,易泽源嘴角抽搐了几秒,很想把她拖下去打一顿。这个人到底来干什么的?她是不是傻子?
头顶乌云渐散,她头顶一头绿发,易泽源开口,“你可以滚了,我今天慈悲不揍你——”
“好了,可以走了。”林显打断他的话,把手机装回去,拿起安全头盔戴上,打了个手势表示可以开始。易泽源刚刚被她激的应战,现在退出显得他没有气量,咬咬牙戴上了头盔。
机车引擎声响,随着哨声,易泽源的车冲了出去。林显犹豫了有两秒,才跟了上去。这辆车没有她之前玩的车顺手,起步慢。
她听到身后有小声,很刺耳。
林显深吸一口气,眯了眯眼睛,黑色h2r在前面的弯道不见了踪影。林显的手心有汗,风从牛仔外套的缝隙灌进去,凉的她心肺似乎都没有了知觉。
林显算是个纨绔,一直生活在母亲的庇护下。她学习不好,初中升高中母亲花了高价把她塞进重点中学。她读书不行,吃喝玩乐,十七岁了,她身后的大树突然倒下,林显才发现自己连生存都难。
她是个废物。
速度越来越快,眼前的路似乎都慢了下来,林显看到了那辆黑色机车。越来越近,前方过弯,对方加速,她再次被甩了下去。
易泽源本来已经不想玩了,那个女孩实在太不行,很快就被甩的没影。今天出来玩车,平白被个绿毛丫头拦住要赛车,莫名其妙上了车。她的技术又不行,这不是浪费时间嘛。
前方急转弯道,易泽源放慢了速度,只一瞬间身后引擎声响,易泽源偏了下头红色的机车与他擦肩而过。漂亮的漂移,车就冲了出去。
“操!”易泽源骂了一声,耳机里传来小白的惊呼,“易哥,这妞挺牛啊!Wocao,这都能过去。”
刚刚的那个急弯,说实在话,易泽源不太敢那么加速过。
环海公路急弯特别多,也是天然的路障,易泽源加速。他的车比小白的车好太多了,硬性碾压,即使她技术好也没有什么用。
风在耳边呼啸,易泽源看到了红色的机车,他们距离不远。他看了眼时速表,犹豫了几秒,再次加速。
林显吸一口气,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后面的车,刚想提速,目光就落在前方的重型卡车上。降低速度靠左行驶让开路,黑色机车贴着她一闪而过。
易泽源在震耳欲聋的喇叭声中,擦着卡车而过,如果她没有让路,易泽源已经丧命车轮,他的后背出了汗。一口气没喘匀,耳机里传来小白的声音,“易哥,警察来了!”
距离终点不远了,刚刚的弯道很重要,林显选择了让步,她就不可能赢。她这个车性能不好,能超过易泽源全靠过弯。
林显敲了下车把,不甘不愿地想,这回真是自找的不痛快。父亲要是知道自己在外面给他找了个兄弟,估计会打死她吧。
目光所及,霸气的黑色h2r停在路边,他拿下安全帽长腿撑在地面上,微微偏头斜睨过来,汗湿的头发被风吹的凌乱,露出一张精致的脸。
“喂!”
林显也停下车,取下安全帽抬起下巴看他,“怎么?你认输?”
  易泽源啧了一声,抬腿上车,“好心提醒你,警察来了。”